博谈天下博谈天下博谈天下

“版权洗礼”再降临,打响生存淘汰战丨UP主生存现状大调查

“和他相遇的瞬间,我的人生就改变了。所见所闻所感,目之所及全都开始变得多姿多彩起来,全世界都开始发光发亮!”


这是漫画《四月是你的谎言》中的台词,也是UP主在用户心中的位置诠释。


作为当下流媒体产业创作不可或缺的一环,UP主聚集高品质内容创作,汇聚千万兴趣圈层,为娱乐产业实现了巨大增量。同时,又成功反哺社会,成为年轻人主要的内容消费聚集场域和自我表达的阵地,给文娱内容消费行业带来无限想象空间和价值潜能。


图片


娱乐有其可交流性,亦有其凝集性。随着互联网产业快速发展,更多人群选择加入流媒体视频制作阵营,创造行业价值,并将其作为自己兼职乃至全职工作的发展方向。


当平台各项法规制度的逐步完善和资本高速涌入,UP主的创作环境得到净化。另一方面,他们要面临的竞争压力,生存环境也愈加艰难。尤其在当今流量红利见顶,内容存量竞争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内容出圈的难度与日俱增,这对创作者能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UP主们将如何在风暴中存活?又将如何找到生存之路?博谈天下走访了各领域14位UP主,通过调查获取了答案。



图片

“与制作难度相比,

为观众留下东西才是第一位的”


UP主是一群怎样的存在?


UP即"upload"(上传)的缩写,UP主的意思是在互联网将视频、声音、图像等数据向共享网站上传发布的人,国内主要专用称呼上传视频于弹幕视频网站的人,UP主并不等于原作者,搬运及转载者也可以称为UP主


图片


在国内视频网站经历一轮轮合并和战略变迁后,B站凭借相对体量和友好社区氛围吸引了大批素人创作者。


其中搬运UP主被称为国内最早一批“为爱发电”用户,不计回报,仅凭热爱产出内容。此类UP主常在搬运视频达到一定数量后,创作欲得到激发,产出原创内容。作为早期用户,糖葫芦在B站做了5年“搬运工”,共有10年内容产出经验,在他眼中,“从搬运走向原创”是时间造就的必然趋势


“早期为了方便自己能够有一个固定的渠道看自己喜欢的视频,才开始做搬运工,我也乐在其中。有了粉丝基数之后,看着站内其他人的作品,有了做原创视频的想法,便在搬运视频的同时发布几个原创视频,慢慢向原创UP主发展,这是很自然的趋势。”她说。


图片


与短视频创作者追求短时间内吸引眼球不同,B站UP主更倾向于用较为完整的视听语言呈现作品,表达观点,分享切身体验,承载更丰富有趣的议题。


鬼畜区拥有40万粉丝的UP主岩及在大学前辈影响下,加入B站成为UP主,经过反复试验和对比,岩及发现只要把人声化作节拍或乐器,加入小品式剧情内容,创造出新的结构,就能完成一个带有洗脑效果的优秀鬼畜作品。


“与制作难度相比,能否为观众留下一些东西才是第一位的,但站内人才济济,我能有今天的成果,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当时的萌新推荐机制,作品挂了好几天站内首页,才打下了比较深厚的粉丝基础。”在岩及看来,除了优质作品之外,UP主的粉丝基数更多取决于B站的推荐机制。


图片


2014年,B站与索尼全资子公司Aniplex在动画版权采购方面展开多项合作,宣告着资本流入和平台多元化发展,此举既证实了UP主所带来的娱乐意义与内涵,又拓展了UP主与平台的影响力,吸引更多新鲜血液加入。


同时,随着内容审核逐渐严格,曾经常见的小众内容与敏感题材成为过去式,伴随娱乐产业高速发展,UP主阵容快速发展壮大,与平台相辅相成,促成流媒体内容创作新产业链。



图片
不怕“退回锁定”,
在摸索中探寻新方式
 

2014年,B站开启版权时代,采买正版番剧,随后下架搬运UP主的不合规内容,从而引发一场UP主和平台之间的“对峙”,诸多搬运UP主因此销声匿迹。而当下,几十家影视公司和艺人联名抵制二创,同样掀起滔天巨浪,行业开启新一轮生存淘汰战。


经历两次“版权洗礼”的影视区UP主屠龙勇士,曾因犀利明快的风格受到艺人粉丝团的追捧,而今心灰意冷,决意退出这场生存赛。


“第一次版权洗礼我还是新人,受到的影响并不大。而这一次,有很多艺人粉丝用我的视频做安利宣传,还经常私信鼓舞我继续创作,前些天抵制声明发布之后,鼓舞我的那些人全部过来举报我,甚至侮辱我,让我有种被利用之后惨遭背叛的感觉,就到这里吧,我的UP主生涯结束了。”他无力地说道。


图片

影视区风雨飘摇,曾作为舶来品的ACG二次创作视频也危机重重,多名动画区UP主预感,“抵制二创”的风潮即将席卷动画区。


2020年,B站动画区UP主鹿莎因疫情交通管制,开始用MAD和二创视频参加B站全勤打卡挑战,最近其制作的日本动画二创视频偶尔发生“因版权原因退回且锁定”的情况。


“这种情况以前也有,但是非常少,概率大概是3、4个月一次。今年3月份开始,每周的二创打卡视频经常会出现由于版权原因审查不通过的情况,我只能另想办法,通过改标题名称来反复试验,审核通过之后再改回原来的标题,这种方法百试百灵。”


一边,B站动画区的UP主小南瓜、苍天一笑和自来水也遇到同样情况,与鹿莎不同,3人为专职二创UP主且粉丝数量相对较低,受到的影响也相对较小。


图片


为何“打击”二创视频对UP主的波及如此之大?


B站动画区UP主路西说,“当了一年多全勤UP主,依旧猜不透B站的推荐机制。”这也是大部分UP主的困惑。B站影视区UP主沙拉曾分别用标题有趣的MAD和标题无趣的二创视频投稿打卡,用试验得出结论,平台会根据后台数据推荐受众喜爱的视频类型,其正是二创类搞笑吐槽视频,即使标题无趣也会被推上首页。


风波虽至,但动画区UP主纷纷表示不会轻易撤出平台,难中求生,在摸索中探寻新方式。


 
图片
平台与UP主之间仍需磨合
 

衡量产业链中一环所能创造的价值,不可局限于现状,且须具有行业前瞻性。受疫情影响,市场格局还未完全稳定,危机既转机,此时对平台和UP主更是整理重新出发,迈入新发展阶段的有利时机。


图片


5月1日,B站连续发布“《bilibili创作公约》更新”和“互选广告功能下线”两条通知。最新版本的《bilibili创作公约2.0》根据法律法规、监管政策、行业规范及经营策略的调整变化,从违规内容,社区规范,投稿规范,创作生态等四个方面规范站内秩序。


其中明确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不能传播、贩卖其已公开或尚未公开的视听作品,包括动画、番剧、影视、音乐、游戏、网课等资源的条例,同时明令保护站内长期活跃创作者的著作权。


图片


B站数码区UP主御三家称,此前遇到一位转载者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擅自进行二创获取高流量。“3年前曾经遇到过没事先通知我,就把我的视频重制二创发布到抖音的人,他事后就只是丢过来一个链接,什么话都没有,我点开链接才发现视频被转载重制了,这件事很让人生气,但拿这种人没办法,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他说。


据博谈天下了解,此类“盗取重制”的情况并不是个例。动画区UP主西瓜、生活区UP主索妮子也曾为此状况无能为力。


此前“花火计划”的推出为UP主提供法律保护、版权保护和肖像名誉权的保护,新条例能否真正保护站内创作者的著作权还有待验证和检验,但切实对盗取重制者起到震慑警告作用。


图片

5月6日,B站发布了“创作推广升级公告”,将于5月17日对推广功能进行调整优化,新功能根据实际情况浮动调整价格,同时进行算法优化和功能升级。UP主大多需要自谋生路,推广计划为UP主和优质视频创造站内推广机会,增加收入。


疫情期间,动画区UP主夜斗因失业面临经济重担,期间依靠B站的副业补贴生活。“每个月大约有1000左右的收入,虽然不多,但也能缓解一些经济压力,在关键时候,还是感谢B站帮了我。”他说。


图片

随着B站用户规模不断扩大,B站头部UP主愈加趋于网红和偶像明星,加剧UP主层次等级分化。


“创作激励的收入只是我们中阶UP主,更确切的说是中低阶层UP主的主要收入来源,头部UP主主要靠商务和广告赚钱,而底层收入目前还是达不到100贝壳,无法提现,B站UP主的收入呈现出较为严重的等级分化。”影视区UP主路澄如是说。


一系列新规的出现,表明B站正在寻求改变UP主等级分化、难中求生的现状,优化产业布局,重构内容新生态,与UP主携手创造价值,助力行业成长。


显然,平台与UP主之间仍需磨合,但双方都已做好准备,迎接这场生存淘汰战。


(应UP主本人要求,文中名字均采用昵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谈天下 » “版权洗礼”再降临,打响生存淘汰战丨UP主生存现状大调查

广告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