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天下博谈天下博谈天下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

《青你2》小组对决还在上演,只不过这次战地转移到了练习室。


没有了灯光舞美造型的加持,重新选歌分组,练习四天直接竞演,个人魅力与团队协作双重考验。输者进攻赢者捍卫,短平快直接上舞台,battle完就出结果,干脆利落,着实看过瘾了一把。
 
刘令姿从舞蹈担当转变为主唱,选择《MAMA》唱高音,与上官喜爱正面刚,ELLA导师评价“开口那一句让我非常惊喜”;曾可妮挑战《我怎么这么好看》,御姐与甜美兼得……两人同在A组又同时守擂,也让观众看到了她们不一样的一面。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图1)
图源@海豚九lim

就像她们初亮相时的口号,“觉醒东方,一起发光”,节目赛程已过半,刘令姿与曾可妮无疑是有记忆点的,除开亮眼的外型,还有努力自律的身影。
 
踏入偶像行业三年,觉醒东方是如何完成进化与突破的;参与者or定义者,行业环境的心态转变是怎样发生的……带着这份好奇,博谈天下与觉醒东方CEO纪翔进行了深度对话。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图2)
“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
 
今年这两档同题比赛的节目,我会选早,不想选晚。时间的红利,是我的逻辑。

爱奇艺的节目先开,有先发优势,这个蛮重要的。另外,我一共也就5个女孩,集中精力把一件事做好。

这次大家赞誉觉醒东方的舞台,是其中做得最完整的之一。为什么?是因为审美升级和进化。

审美是四个维度,第一个维度肯定是关于选人的审美,组合里面必然不能有违和感,然后人的美感在这,你会觉得她们是一家人。第二是关于音乐的审美;第三个是舞台、舞蹈;第四个是服装化妆造型。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图3)

比如说这次初舞台《爱的主打歌》,不能改掉大家原来对这首歌的理解,同时加入电子的元素是符合这个时代的,我希望造型是给它加分的。所以这四样东西的升级,是背后系统的升级。

当年做《偶像练习生》我们真的是在摸石头过河,那时候没有做过选秀,也不知道在舞台上应该怎么去展示,找谁改歌是好的,找谁编舞是好的,好的标准是什么?因为看的舞台少,接触的也少,可能心里面缺你自己的标准。

现在你会觉得说我们进化了,从去年《青你1》的舞台首秀,选了李宇春的音乐改编的不错,那个舞台也很完整。到今年女生的舞台,都会发现审美在升级和进化。

我一直觉得初舞台是一个公司厂牌的门脸,至少打这场仗的时候,我的精气神要在。

所以别人问我一个问题说,接下来怎么应对每次的比赛,我想说参加了比赛,就要竭尽全力取得最好的成绩,但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这个赛道的。

我选择这个赛道,是因为我看好to C的生意,我看好偶像经纪、粉丝经济,那我就得去熬过这个周期。在波峰的时候,在所有人都觉得偶像元年开始的时候,我得冷静下来。“真的是偶像元年么,明年怎么变?”我也得在低谷的时候,在想怎么熬过冰点,等待下一个春天的到来。

我愿意做一个长期主义者,我不为节目而打造团,但我们参加了比赛,就会全力以赴毫无保留。我相信我的判断,我们选人的标准不仅仅是为了唱跳而选人。

觉醒东方很看重专业的素养,刘令姿是中戏的,曾可妮是上戏的,不会去选一个纯歌手或者纯演员,因为目前中国的偶像赛道它本身就是一个to C+to B交织在一起的赛道。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图4)
做长期主义者,有专业才会有姓名
 
我们把演员业务归成to B,因为它是平台生意,现在偶像业务相对偏to C,一定要很清楚的知道to B的资源在哪里,然后 to C怎么做粉丝运营,就这两块东西,有交集,但不重合。

因为现在是“偶像太多、粉丝不够用”,光从音乐或者光从商务都很难活的下来,或者说活得很艰难。所以还是要靠影视和综艺来出圈,有了国民度做出影响力,你的路会宽。

演员生意做了快20年,我们还是有一些优势的,比如说韩沐伯拍了《棋魂》,李子璇和秦奋参加了很多的综艺节目,效果都还不错。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图5)

为什么目前觉醒的基本盘还是比较稳,是因为大家都是从传统的演员市场过来的,跟制片人、casting等专业人员,话术相对熟悉,毕竟隔行如隔山。

这个真的不是说干一年两年,就能懂的,或者就能去打开这个市场,不管是对市场的敏感度和洞察力,相对是好的。

觉醒算是为数不多的一家,相对传统的演员经纪公司,进入偶像领域的。三年参加五届选秀,还是一直在潜身学习并摸索市场。当下粉丝经济的玩法、产品和用户之间的关系,我只能说我们做的居中,就像爬楼梯,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所以沉下心来,在各个圈层里面被认可、有姓名。在演员行业、综艺市场、商务市场、歌手市场有姓名,有姓名就是要有专业,有作品就有位置。


中国目前做团有点吃力,应该叫组合。因为没有后面那些工业链,没有打歌舞台,线下演出也很少。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图6)

比如Awaken-F这个组合,目前秦奋就在发展综艺,韩沐伯就在当演员拍戏,靖佩瑶可能就是想做一个民谣vocal,秦子墨在做二次元,包括他去国风美少年去选秀,左叶就进入下一批选秀,优酷的《少年之名》。

每个人的出路不一样,不要去按传统的方式来定义它,我认为还是适者生存,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发展。需要有打歌节目我们再组合,如果没有就各做各的,不要硬性的捆绑。总之,都要有自己的工作机会。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图7)

觉醒青春,第一个吃螃蟹的偶像歌舞剧


曾可妮在参加青你2之前,已经在觉醒自制的歌舞剧《觉醒青春》里亮过相了。

事实上,觉醒东方算是第一个以歌舞剧作为线下演出形式来固粉的偶像经纪公司。既能让旗下艺人们长期有曝光,同时也能进一步巩固舞台粉(秀粉)。更重要的是,在歌舞剧演出里训练偶像艺人们的表演技能,是最切实的、性价比最高的方式。

去年《觉醒青春》在上海连续演了四场,原本今年2月底要在北京展开第二轮巡演,因为疫情延后了,据纪翔透露,目前计划暂定是到年底。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图8)

歌舞剧能否成为偶像产业的后端配置?答案是可期的。

一方面,做舞台剧是一次性投入,场地租赁、舞台搭建、音乐版权买断、门票售卖比例,与演唱会相比,的确是门划算的生意;

另一方面,歌舞剧的形式好就好在,表演者的个人标签被弱化,观众进场是来看剧的,不在乎台上的人是谁,而只专注于剧情和表演。

这次试水也让纪翔发现,小朋友或许也是歌舞剧的潜在观众,“我在上海做的时候,突然发现有1/4的小朋友,这是我没想到的。因为歌舞剧好看,故事也简单,又唱又跳,你说孩子们喜不喜欢?”
 
虽然《觉醒青春》的slogan是“青春就是一次冒险”,但按纪翔的话说,冒险是有成本的。
 
“我是一个把账算在前面的人,担得住就去做,担不住就不做。
 
去年这个项目肯定是亏的,因为毕竟我们演出的场次不够,其次因为它是一个新的产品,大家可能未必第一时间能够get到。我们并不指望说靠这个东西来赚钱,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一定要想清楚。
 
但最重要一点是,我们可以给孩子们提供这样的舞台,然后也在沉淀 IP,《觉醒青春》跟公司的品牌是强捆绑。同时我们也可以融合家族,是一个男女生一起去演出的一个项目,因为偶像公司,粉丝其实对男女的界限还是比较清楚的。”
 
在博谈天下看来,偶像的延展性,不仅仅止步于演唱会和打歌节目。先从歌舞剧入手,做好了可以拍剧。虽说IP孵化与沉淀不能速成,但至少给行业提供了另一种可行性。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图9)

纵观觉醒东方入局偶像行业这几年,踏实、努力是其一直践行的价值观,不求快但求稳,安心做个长期主义者,保持清醒的同时积攒实力。
 
这种特质恰好是当下偶像行业大环境最需要保持的心态,毕竟三岁的偶像行业无法拔苗助长,既然看好这一赛道,就得有深扎和熬过去的信念。
 
“你不能说今天我只是一个参与者,我们已然成为偶像赛道的长期主义者,像一杯水一样,慢慢融入中国偶像文化的大海中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谈天下 » 专访觉醒东方CEO纪翔:我不只是为了比赛来做偶像赛道的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