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天下博谈天下博谈天下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

 “Put your hands up.

  Come on everybody.

 Say Rich boom , Rich boom.”


网易云上,这首名为《爆表》的说唱歌曲,拥有1500余条评论。


其创作者RiCH BOOM,由音乐制作人寄生熊猫Producer C、主唱K-ONE、Rapper胖虎、鼓手RAINBOW、贝司手PAPA和DJ P-2六位成员组成,是爱奇艺推出的首个虚拟偶像乐队。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1)


在“出道”的一年多时间里,RiCH BOOM很忙。


厂牌成员先后参加了《青春有你》、《我是唱作人》、《中国新说唱》、《潮流合伙人》等综艺;发布《Highlight》、《爆表》、《闯》三首单曲;在2019年爱奇艺尖叫之夜上,完成了乐队的完整公演;与青岛啤酒,“CHAO趣”食品等消费品品牌进行联名;还在近期推出了包括唱作人、黑金武士、恭喜发财、大艺术家、朱砂粉、马卡龙6种款式在内的寄生熊猫Producer C潮玩盲盒……


另一边,腾讯的虚拟偶像组合“无限王者团”在几天前发布成团一周年纪念专辑《Ripple 心中的涟漪》;B站举办大型虚拟偶像演唱会(BML全息演唱会)后,于近期再次招聘虚拟偶像运营人才……


2020年,虚拟偶像势如破竹。但他们,到底是什么?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2)
二次元文化催生的虚拟偶像
 

同其他进入中国的二次元文化类似,“虚拟偶像”一词来源于日本。


最早虚拟偶像以虚拟歌姬为主,诞生于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的音源库,用户可以依靠该软件自行制作非商业用途的音乐作品。2007年,音乐软件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赋予了VOCALOID女性歌手的形象——初音未来,借着这个身穿银色制服,扎着葱绿色双马尾的女孩形象,虚拟偶像的概念初次被大众熟知。


到了2012年, VOCALOID进入第三代,制作了全世界首款VOCALOID中文声库,并为该声库设计了一个情感丰富,但性格有些冒失的15岁少女形象,取名为洛天依。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3)


有了初音未来的运营经验,洛天依出道后“星途”一片坦荡。


根据网易云的数据,截至目前,洛天依共发布237张专辑,原创歌曲超6000首,其中除了《普通Disco》、《权御天下》等音乐作品外,连周深不久前在《歌手》演唱的《达拉崩吧》也是其代表作之一。


在2016年迎来B站入股后,洛天依开始走向更广的舞台——在2016年首次登上湖南台的小年夜演唱会,之后连续两年亮相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央视的文化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2020年B站的跨年晚会等节目,在前不久还与一众一线明星相同,进入了李佳琦的直播间。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4)


随着关注度的增加,到了2016年,粉丝开始希望能够更多的与虚拟偶像进行互动交流。


虚拟主播横空出世。


这些虚拟偶像主要以YouTube平台为主,在YouTube 等平台上发布自己的相关视频,并依靠直播与粉丝进行实时互动,被称为“Virtual YouTuber”(简称 VTuber)。


相比于早期的虚拟歌姬, VTuber更接近如今业界对虚拟偶像作出的界定,即通过三维的全息投影形象或二维的虚拟主播类直播节目形式实现与粉丝的交互。而在第一个二次元虚拟主播绊爱诞生后,虚拟偶像也不再仅以收割二次元用户为核心。


比如有着19岁的巴西裔美国模特身份的VTuber Lil Miquela,凭借自拍在YouTuber上收获了几百万的粉丝,不仅接受过《纽约时报》的采访、为《Vogue》、《V》等杂志拍摄封面,还受邀参加米兰时装周为Prada做宣传。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5)


根据User Local的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1月,VTuber总数已突破一万人,是2018年的10倍。其中, VTuber界最大的经纪公司彩虹社,截至今年4月已成功推出了104位VTuber,视频播放量在YouTube的累计超过了10亿次。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6)

游戏大厂到视频网站,

当虚拟偶像“加入”中国国籍


中国市场最早的虚拟主播则来自B站。


2017年, B站上线账号“虚拟次元计划”,旗下拥有“虚拟次元的小希”和“虚拟次元的小桃”两位虚拟主播,视频内容以影视剧解说、互动话题以及生活分享为主,截至目前,共发布视频184个,均播放量在10万次左右,粉丝数徘徊在40万人次上下。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7)


尽管没能达到VTuber的同量级影响力,但也将虚拟偶像的概念进一步打入国内市场。


最先抓住这波机遇的是游戏厂商。


去年5月,腾讯依靠旗下强势游戏IP王者荣耀,推出由赵云、诸葛亮、李白、韩信、百里守约组成的虚拟偶像男团“无限王者团”,出道同时及发布组合单曲《Wake Me Up》,并为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电影《紧急救援》演唱插曲、片尾曲《长相思》和《迎难而上》。


在今年5月3日,“无限王者团”还专门发布成团一周年纪念专辑《RIPPLE 心中的涟漪》,收录了包括《No Matter Wha》、《Thank U For》、《Forever》在内的三首歌曲。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8)


女性角色也没闲着,在去年成都举办的王者荣耀音乐会上,腾讯首次公开了游戏角色貂蝉和公孙离的虚拟形象,并让其以AR形式在现场演唱歌曲。


其他大厂紧随其后。


2019年7月底,网易将游戏《阴阳师》中最受欢迎的角色“大天狗”带出二次元,在B站举办的虚拟演唱会BML(全称为BilibiliMacroLinkVR,演出嘉宾均为虚拟偶像,通过“全息真实化摄影技术”让虚拟偶像出现在舞台上,并与观众进行互动)现场,让其献唱专属角色曲《黑风凯歌》。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9)


同年9月,互动娱乐公司乐元素推出跨平台虚拟偶像养成计划《战斗吧歌姬》,在B站同步推出讲述偶像成长的动画,并在斗鱼开设了偶像直播间,与粉丝进行互动。


在视频平台领域,除依托二次元文化起家的B站在近几年先后拿下洛天依经纪约、试水虚拟主播,并在去年与日本GREE开设合资子公司BG games,持续运营虚拟偶像外,爱奇艺也早早地开始布局虚拟偶像市场。


在去年2月,基于平台本身的潮流定位,爱奇艺推出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在几档综艺和晚会上亮相后,迅速推出厂牌音乐及周边产品,成为首个活跃在潮流文化领域中的虚拟偶像组合。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10)
虚拟偶像变现,
从To B到To C还很难
 

可以说,虚拟偶像从诞生到现在,已经进入稳定发展的阶段,


但相比于日本,虚拟偶像在国内的变现模式,更偏向于依靠B端商业代言及商业演出获得收益。


以虚拟主播为例。日本的虚拟主播有着较为完善和成熟的C端市场,依靠YouTube的点击分成、直播打赏或者是虚拟偶像的周边产品,线下演唱会门票等形式,直接收割粉丝经济。


但到了国内市场,虚拟偶像则直接走上了商业化的路线。


比如说爱奇艺的“RiCH BOOM”,出道不久后,该厂牌成员就先后与Burberry、PINKO、Christian Louboutin等品牌合作,登上时尚媒体平台《我们的街拍时刻》的街拍版面;先后斩获了青岛啤酒、农夫山泉等消费产品的代言,还为拼多多、黑人牙膏等品牌提供了广告创意。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11)


洛天依则先后代言了肯德基、美年达、雀巢咖啡等产品,在五一期间直接成为淘宝主播带货,首场直播观看人数超过270万次。


但反过来,这也意味着,在目前的中国市场,除头部虚拟偶像之外,单纯的粉丝经济还远远不能支撑虚拟偶像的运营,除二次元受众外,普通粉丝很难对虚拟偶像“付出真心”。


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取决于虚拟偶像相关流媒体内容数量之少,以及制作之难。


在2017年底推出了虚拟女团And2girl(安菟)的蜜枝科技曾在多次采访中透露,虚拟偶像制作一首歌时长的3DCG视频,成本就要在十万元左右;如果结合歌曲、舞蹈以及MV演出内容,成本即可达100万元;如果要举办虚拟偶像的专场演唱会,仅10首演唱曲目加上相关支出,成本就可达2000万。


但好在,随着虚拟偶像行业入局者的增加,虚拟偶像也逐渐呈现出自己独特优势带来的商业价值。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图12)


一方面,虚拟形象的商业想象力更广,能够完成很多真人没办法进行的商业企划。


另一方面,相比于如今娱乐圈中走在钢丝上的流量们,虚拟偶像的艺人生命周期更长,口碑、流量能够得以长时间保障,有利于避免形象“翻车”。


再加上去年1月,微博、克拉克拉、奇光影业、HiDii嗨的国风等多个企业联合成立了国内首支虚拟偶像发展基金,计划投入价值1亿资金和资源。


随着资本的下场,虚拟偶像,还有更光明的未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谈天下 » 视频平台争相入局的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

广告位
加载中~